加快优化消费环境,更好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发布日期:2024-05-24 04:00    点击次数:169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着力扩大国内需求,推动经济实现良性循环”中明确指出,要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更好统筹消费和投资,增强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这是继去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积极扩大国内需求,发挥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以及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扩大国内需求作出战略部署之后,顶层设计层面对依托消费拉动经济增长重要性的再次确认。

  消费是拉动经济增长重要力量,随着经济增长动能从投资为主向消费为主转换,当前最终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贡献率已接近八成。面对全球经济增长普遍疲软的国际环境,把消费摆在经济发展突出位置,在发展中补齐扩大内需的短板,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支撑。

  虽然现代经济学在诸多问题上存在着争议,但消费对经济增长具有积极作用却是普遍共识。这从国民收入核算角度很容易理解,因为在当前世界各国普遍采用的SNA国民经济统计体系下,GDP等于消费(C)、投资(I)、政府购买(G)和净出口(X-M)的总和。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很长一段时间,消费、投资和出口被喻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

  有意思的是,经济学中所讲的需求,不光指需求意愿,而且还得有满足需求的能力。所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促进消费稳定增长”一节中,首先就着重强调了要增加收入,因为这是消费对经济增长正向拉动效应发挥的一个重要基础。只有收入增加和健全稳消费的相关体制机制,才能夯实居民消费增长的内生力量,继而真正推动有效需求提升。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在快速迭代的商业环境下,发挥好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也并非易事。所以政府工作报告从培养壮大新型消费、稳定和扩大传统消费以及优化消费环境三个角度,来部署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和Z世代消费群体崛起,这批成长于中国经济发展最迅速时代和自小开始活跃在互联网世界的年轻人们,正在推动中国市场消费逻辑从“基本生存型”向“爱好买单型”转变。从“数字藏品”到“虚拟偶像”再到高性价比的国货备受追捧,Z世代的“快乐秘籍”似乎越来越与众不同。在这一新消费浪潮冲击之下,个性化表达特征明显、智能化水平较高和较高颜值等兼具感性与理性需求的产品,更易被这一消费圈层所偏好和接纳。

  需求端这一快速迭代和变化,对如何稳定和扩大传统消费同样具有重要的启示。从范畴界定角度来讲,传统消费实际上指的是家居家电、汽车和电子产品等大宗消费。这显然需要商家加强对当前消费的前瞻性预判。以新型消费的新潮打法,调整传统的产品设计、营销思路和定价策略,既要不断打造新型消费场景和体验式服务,改善获客端的效率,也要通过智能化的技术手段,为传统消费品插上智慧的翅膀,通过数智化赋能为产品增值。

  虽然当前新型消费“跑步进场”和传统消费“稳步前进”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但不容否认的是,在消费环境的打造上,我们还存在着一些短板。所以政府工作报告也重点强调了要优化消费环境。比如,在数字经济新业态日益普及、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与消费权益保护密切相关的数字隐私保护、大数据杀熟、算法陷阱造成的信息茧房等问题显现,亟待进一步严格监管,不断打造让居民敢消费、愿消费的环境。

  整体来看,十四亿人口的超大规模经济体所蕴含的市场潜力是巨大的。经济学鼻祖之一的亚当.斯密认为,“增长源泉来自于不断扩大的市场规模”。在挖掘消费潜力,激发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这一问题上,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理由。